• 滬港文化密切交流上演精彩“雙城記”
    ( 2018年9月23日 10 : 12 )

    來源:解放日報


      依傍著維多利亞港的香港文化中心是各類文化藝術活動的匯聚地。22日、23日晚,應香港九龍社團聯會之邀,上海愛樂樂團攜手香港歌劇院的音樂家,接連獻上兩場“慶祝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周年”樂響香江音樂會。“香港對這個主題非常有認同感,現場有獨唱、合唱,有莫扎特經典歌劇選段,亦有《不忘初心》等代表性曲目。”上海愛樂樂團藝術總監張藝說,“除了經濟合作,滬港兩地文化交流同樣密切。”

      香港是祖國的對外窗口

      “鵝鵝鵝,曲項向天歌。”由香港東華三院及保局約180人組成的童聲合唱團朗誦歌唱的《古詩三首》拉開了演出的序幕,孩子們穿著整齊的校服,清澈的童音令人難忘。為了給23日的上海“主場”預熱,22日晚,上海愛樂與香港的孩子及音樂家聯手,演繹了莫扎特《費加羅的婚禮》選段以及《不忘初心》《獅子山下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等中西方經典,雙方配合默契,猶如老朋友一般。“燕子姐姐”陳燕華也走上舞臺,在交響樂的伴奏下,朗誦了匈牙利抒情詩《我愿意是急流》。

      歌曲《獅子山下》為上世紀70年代初香港電視劇的同名主題歌,后衍生出香港的“獅子山精神”。“自開埠以來,祖祖輩輩用辛勤的汗水建設了這個城市,獅子山便代表著香港人刻苦耐勞、同舟共濟、不屈不撓的拼搏精神。”香港歌劇院男高音歌唱家陳永出生于內地,在香港生活了12年,在他看來,香港人、獅子山精神都與祖國改革開放關系密切。“改革開放后,最早進入內地的,是那一批最熱愛祖國的香港人。香港是祖國的對外窗口,大家可以通過香港了解中國人如何把一個城市建設好。”當晚的演出以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壓軸,演唱時,陳永被歌曲所傳達的“一刻都不能分離”的信念深深感動著。“雖然我是最小的一滴水,但我屬于祖國這片海,它的每一朵浪花,每一個漩渦都與我有關。”

      東方“巨人”屹立世界之林

      23日晚,張藝將執棒上海愛樂樂團,先后演繹華人作曲家于京君創作的《中國版青少年管弦樂隊指南》與馬勒《D大調第一交響曲》。

      《中國版青少年管弦樂隊指南》由上海愛樂委約創作,是一部為中國青少年量身定做的入門交響樂。短短17分鐘的樂曲,除了回蕩在耳邊的《茉莉花》曲調,聽眾還能捕捉到《鳳陽花鼓》《采茶撲蝶》等中國民間音樂元素。8月27日,樂曲在滬首演;3天后,原班人馬揮師北上,在國家大劇院奏響同一套曲目;如今,這首原創交響曲又來到香港,上演一番滬港“雙城記”。“《茉莉花》的曲調,中國觀眾耳熟能詳;西方觀眾從經典歌劇《圖蘭朵》中也了解到了《茉莉花》,讓中國民歌融入普及性質的交響樂中,是西方藝術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一次完美結合。”張藝說。

      古斯塔夫·馬勒《D大調第一交響曲》更是樂團演奏水準的“試金石”。這部作品創作于1884年至1888年間,最初的版本被命名為“巨人”交響詩。上海愛樂樂團常務副團長孫紅說,馬勒第一交響曲用在這臺音樂會上再合適不過了,“改革開放四十周年,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如同一個巨人屹立在世界東方”。

      在張藝看來,是時候開創交響樂的“中國學派”了。“樂團發展要‘兩條腿’走路,一是靠德奧音樂打基礎,反復錘煉莫扎特、貝多芬的經典曲目,提升演奏水準;另一方面抓原創,打造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交響樂作品,讓交響樂中國化,中國的交響樂國際化。”執棒上海愛樂,他期待,這個年輕的樂團能盡快形成自己的風格,“關鍵是音色,樂團的音一出來,要有辨識度。”

      從今年起,上海愛樂將連續5年到香港舉辦音樂會,繼“改革開放四十周年”主題后,明年音樂會將圍繞“建國七十周年”開展。


    收藏 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
    十一选五杀号公式